• 学园简介
  • 招生招聘
逃脱不了原生家庭的梦魇怎么办?有个孩子就好了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10-21 08:58 已被浏览

主角亨利是一名“为国效力”的职业杀手,他的专业技术一流,心理素质过硬,总是能够出色地完成任务。但是没有人知道他25年来一直饱受折磨,夜不成寐。在一次执行任务时,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,提出了申请退休的请求,却不想被好友告之杀错了人。随着这条线索,亨利开启了追杀、逃亡、揭秘一条龙的游戏困难模式,直到他遇到了三十年前那个年轻的自己小克。这是《双子杀手》最表面的故事线。

讲真,这种“穿越时空和自己相遇”、 “自己杀自己”的老梗,在好莱坞的电影中并不新鲜。加上前面有诸如《环形杀手》、《月球》、《前目的地》等一大批珠玉在前的好片子,所以《双子杀手》在故事性上完全不足以撑起观众对这部电影的期待。但是也不要太失望,因为剥开其科幻的外衣,看到它家庭的内核,就会豁然开朗。

当女主角问亨利除了蜜蜂之外,还害怕什么的时候,亨利 说的是“溺水”。其实他对于溺水的恐惧是源于童年时父亲曾用野蛮的方式教他游泳,害得他差点溺毙。所以亨利对于溺水的恐惧,实则是他对父亲的恐惧。

亨利有一个糟糕的原生家庭,父亲在他5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他和母亲,而母亲又经常打他。年轻的亨利选择了用参军的方式逃离原生家庭,并且在军队中结识了朋友,找到自己的价值,从此开启他被当作杀人机器的25年服役生涯。但这期间,他的自我意识逐渐觉醒,内心便再也没有一刻安宁,最放松的时候只是在他将要扣下扳机的瞬间。

他不敢跟任何人亲近,更别说是建立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,组织家庭养育孩子。本以为一生就此度过,直到他遇到了小克 。

当亨利 看到那个从天而降的年轻30岁的自己时,第一反应不是将其击毙解除危险,而是内心里泛滥起一片父亲的慈爱。他想在解开自己谜团的同时,也帮助小克学会遵从内心,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,而不是听凭他人的摆布。这是父亲对于孩子与生俱来的责任感。

一个女人变成母亲,中间积攒着十月怀胎一年哺乳的情份,但是父亲却没有这样亲密的机会跟孩子培养感情,一个男人意识到自己变成了一个父亲,就是从他看到孩子的那一刻起。

因为一直生活在自己原生家庭父亲缺席的阴影里,所以亨利不想结婚生孩子,他觉得自己无法胜任一个父亲的责任。但有意思的是,小克从小被克雷·魏瑞斯精心培养长大,一起打猎,一块训练,克雷·魏瑞斯像一个真正的父亲那样,给予了小克无微不至的陪伴和引导。正如他自己所说,“我像每一个父亲爱儿子那样的爱你”。可事实证明,如果父亲一味压抑孩子的天性,那么一个尽职陪伴儿子的爸爸,并不会比缺席的父亲更好,因为那是按照他自己的意愿,把孩子训练成他自己想要的样子。

技术、习惯、甚至性格都可以后天塑造,但良知却不能。亨利先天的基因,依然是小克痛苦的来源。

我觉得电影真正好看的是最后的那十几分钟,亨利通过小克完成了自我的救赎。

他希望小克可以不要再走自己的老路,而是像普通人那样成为丈夫和父亲;他为小克准备了新的身份,让他成为真正的自己,而不是某一个人的”复制品“;他送小克去上大学,并试图帮助小克选专业,那个状态跟任何一个普通的老父亲并无二样,就是那种很想把自己人生经验一骨脑儿教给儿子,并希望他以此人生顺遂,少走弯路的老父亲。可结果正如小克所说,即便是那些弯路,也想自己去走。因为即便亨利是给了他生命,但自己的人生还是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走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威尔·史密斯也许不是亨利这个角色唯一的人选,但是今年正好也是51岁的他和65岁李安一样,还有一个”父亲“的身份,所以他们的合作又赋予了角色更深层次的情感。

无论是《当幸福来敲门》中的慈爱父亲,还是《我是传奇》中的孤胆英雄,肯定从来没有人看到过一个像琼瑶女主角那样,对着镜头睁着眼睛,静静掉眼泪的威尔·史密斯。

这便是电影中李安独有的,东方式情感的处理方式吧。

“原生家庭”是近些年来在亲子育儿领域出现频率非常高的热词,“原生家庭”原本是一个社会学的概念,简而言之是指导孩子与父母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家庭。

但自从美国著名的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提出,“一个人成年后的生活方式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并且这种联系有可能影响他的一生。”的观点时,“原生家庭”似乎就成为了许多成年人逃避失败的借口——“因为我的原生家庭太糟糕了,所以我现在一事无成都是父母害的。”

事实上,世界上并没有绝对完美的原生家庭,相反一些原生家庭不够好的人,一样也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。

心理学家曾指出,想要摆脱原生家庭的原罪,就好的方式是与父母达成和解。但是”与父母和解”说说容易,实际操作却很难。很多人即使想和解,也苦于没有具体的方法。其实想要与父母和解,接纳自己的原生家庭,最好的方式就回到过去,让成年后日渐强大的自己逐一去面对曾经的伤害,再将那些伤害一一化解。

可惜是我们普通人没有办法像亨利一样,能够重遇30年前的自己,并完成自我的救赎,开启新的人生。但是我们又比亨利幸运,因为我们可以结婚生子,通过成为父母,把自己父母30年前所有的酸甜苦辣都经历一遍。正所谓”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不养儿不知父母心“,角色的转换能让我们逐渐包容自己的原生家庭。

看电影的时候,我就在想,如果让我遇到30年前的自己,我会对自己说什么?大概还是会苦口婆心劝自己早睡早起、锻炼身体、坚持良好作息、增加自信的老生常谈,而这些不就是我每天会对孩子说的话吗?

30年前,我跟现在的儿子差不多大,正如当年我的父母一样,现在我尽力把自己认为好的对的东西教给儿子,但是他未必会听,可能还会觉得妈妈好烦。我们这才发现,曾经怨恨的,自己原生家庭里父母没做到的事,等我们有了孩子也未必能够做到;而我们父母做的好的,我们有了孩子也未必能做好。所以还有什么理由,把生活中所有不如意的脏水都泼到原生家庭上去呢?

心理学家武志红说过,一个人只有完成了心理上的”弑父“、”弑母“,才能拥有真正独立的人格。这一点影片与之呼应的就是小克要杀养父克雷的情节。

最终是亨利把开枪射杀克雷的任务从小克手里揽过来,为的就是要一个不再双手沾血的自己。这不仅是亨利帮助小克完成心理上的切割,也完成了他对自己的救赎,从此父亲便不再是自己的梦魇。

如果自己的原生家庭很糟糕,那么孩子就是上天给我们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,抚养孩子长大的过程,也是我们慢慢修复原生家庭,治愈自己内心小孩子的过程。

所以,父母也好,孩子也罢,你遇到的每个人都是为你而来,只不过父母是带给你生命,而孩子则帮你完成与自己的和解。返回,查看更多